大昆明网IT频道 > > 英雄联盟中最感人的爱情故事,但却造成德玛西亚的禁魔悲剧 > 正文

英雄联盟中最感人的爱情故事,但却造成德玛西亚的禁魔悲剧

2021-12-28 作者:互联网 出处: 互联网 责编:lol
转播到腾讯微博转播到腾讯微博

  英雄联盟宇宙本周发布了一则全新的故事《脆弱的遗赠》,目前国服还没有汉化,总体来说,这个故事是一个发生在过去的事情,讲述了娑娜养父死亡后的葬礼。《脆弱的遗赠》的POV视角是乐斯塔拉,她是娑娜养父巴雷特的妻子。在哀伤之门的战役中,巴雷特不幸逝世了,嘉文三世决定为他举办一场隆重的葬礼,这个故事的大部分剧情都是讲述了乐斯塔拉在葬礼上的遭遇,并且穿插了一些回忆,比如她和巴雷特的相恋、她和娑娜的相处。

  

  由于故事是从一个丧偶女人的角度出发,整体行文自然是充斥着情绪,甜蜜的记忆和痛苦的现实交叠在一起,还有她对未来的担忧。乐斯塔拉的性格则是坚强又感性,属于比较有己见的女子,否则她也不会拒绝了巴雷特的四次求婚,并且敢于向国王嘉文四世进行谏言。但《脆弱的遗赠》并非只是讲述这对夫妻的感情,更多是补全了德玛西亚的禁魔设定,并且让我们对部分角色的人物故事和性格有一个更好的理解,是一篇完成度很高的作品。

  这里则是提供一些故事背景和Sara的个人解读。

  哀伤之门战争事件

  首先,我们需要先知道英雄联盟宇宙的基本时间线。

  在诺克萨斯日历984年,大统领达克威尔宣布大举进攻艾欧尼亚,也就是英雄联盟宇宙的重要大事件,第一次诺克萨斯vs艾欧尼亚的战争,这次战争牵涉了非常多的角色,基本上这两个地区的英雄都有相关故事线。娑娜虽然被归类到德玛西亚地区,但她其实是一个艾欧尼亚的孤儿。娑娜是在艾欧尼亚的修道院长大,她是一个哑巴但可以使用远古遗物瑷华,来弹奏出一些动人的歌曲。

  

  当诺克萨斯军队入侵后,僧侣们将孩子们送到德玛西亚。德玛西亚的僧侣叫做“光照者教团”,他们有怜悯之心,教团成员巴雷特和乐斯塔拉暂时收养了九个孤儿,三个月后其他孤儿都离开了,只有娑娜留了下来。乐斯塔拉是一个贵族后裔,巴雷特则是嘉文三世最信任的朋友,他在离开战场后成为了一名牧师。

  娑娜在巴雷特家族成长的几年中,艾欧尼亚的战场发生了很多大事件,斯维因得到恶魔力量后,在989年发动了政变,推翻了达克威尔的统治。他随后宣布放弃占领艾欧尼亚的计划,建立了崔法利议会来统治整个帝国。而诺克萨斯和德玛西亚属于邻国,双方的关系非常紧张,大约在990年时,两国在边境哀伤之门爆发了战争,巴雷特前往前线治疗伤员,但他在战争中不幸逝世,无畏先锋遭到了诺克萨斯的重创。

  

  《脆弱的遗赠》的故事发生在巴雷特死亡三周后,在巴雷特的遗体运回后,嘉文三世想立即举办葬礼。但乐斯塔拉则是劝说他先举办高级元帅的葬礼,元帅和其他英雄被葬在了德玛西亚的英勇之厅,这里是用来纪念阵亡将士。巴雷特生前乐于行善,有很多民众前来送行,嘉文三世在下周开放普通人吊唁英勇之厅,而葬礼这天来的都是贵族名门和政治巨头,毕竟巴雷特所在的家族也是德邦名门。

  故事里提到的角色

  出现在这次葬礼的人物中,有几个值得关注。

  第一个是米迪尔女士,她是光照者教团的治疗师,也是巴雷特唯一女儿卡欣娜的导师。卡欣娜在这次葬礼后选择放弃继承家族,而是追随父母的意志成为光照者骑士,一旦成为光照者骑士将会终生不嫁不娶,并且放弃继承家业。卡欣娜后来推荐了拉克丝加入光照者教团,并不清楚米迪尔女士是否成为了拉克丝的导师。

  

  第二个是奎因,两年前巴雷特带领狩猎队前往厄文戴尔进行打猎时,他们雇佣了奎因和奎因的哥哥卡莱布担任向导。他们从巨型食齿兽中救下了巴雷特,然而卡莱布却被杀死了,奎因陷入了消沉。后来奎因救下了雄鹰华洛,重新点燃了斗志决定成为骑士。而乐斯塔拉担任了奎因的赞助人,而她这次来到首都时刚好赶上巴雷特的葬礼。乐斯塔拉答应了奎因的请求,向刚成为元帅的缇亚娜提出请求,奎因很快就成为了德玛西亚的游骑兵。

  第三个是缇亚娜,她是盖伦的姑妈,目前德玛西亚的高级元帅。在哀伤之门战争爆发时,缇亚娜为了竞争下一任元帅的职位,她辞去了无畏先锋剑尉长。缺少缇亚娜的保护,才导致了无畏先锋的惨败,以及巴雷特的死亡。Sara猜测可能是缇亚娜想要竞争元帅职位,她刚好回到首都尝试拉拢人脉,所以没有参与到哀伤之门的战役。恰好,高级元帅波西瓦尔在这场战争中死亡,缇亚娜顺理成章接任了元帅职位。

  

  第四个是埃尔德雷德,她是缇亚娜的丈夫,但在葬礼发生时两人还没有成婚。埃尔德雷德是以缇亚娜未婚夫的身份参与到这次葬礼,他本身是没有什么权力的,当时搜魔人兵团的势力还没有壮大。但缇亚娜是新任元帅,和冕卫家族的成员,使得埃尔德雷德在这次葬礼里拉拢了一些世家贵族,来扩大搜魔人兵团的规模。埃尔德雷德还别有用心地在悼词里表示,巴雷特的一生致力于对抗法师,这也是为自己的搜魔人兵团借势。

  第五个是嘉文三世,挚友巴雷特的死亡成为了导火线,他将这次战争失利归咎于法师,他决定采取严厉的手段打击法师来为巴雷特复仇。在这种情况下,嘉文三世重用了搜魔人兵团,此前搜魔人兵团从来没有得到大众的认可或者尊敬。但埃尔德雷德与缇亚娜结婚,以及嘉文三世加大力度,使得搜魔人兵团这股势力迅速崛起,德玛西亚的内部问题更加明显,法师受到了压制。

  

  第六个是娑娜,乐斯塔拉对娑娜宠爱有加,她是最早发现娑娜拥有魔法力量的人,并且知道古琴的来历。巴雷特夫妇都知道娑娜的魔法力量,但一直努力保护她,毕竟有国王挚友这个身份,搜魔人兵团是不会主动招惹布维尔家族。但在巴雷特死亡、卡欣娜决心成为光照会骑士后,身为养女的娑娜却成为了布维尔家族的下任继承人。然而,埃尔德雷德的搜魔人势力日益壮大,乐斯塔拉想捐赠家族的藏书建立图书馆,都受到埃尔德雷德的干涉,布维尔家族后续的日子并不会好过。

  德玛西亚的禁魔浪潮

  《脆弱的遗赠》是一个前传性质的故事,如果你看到娑娜更新后的人物传记,应该对于哀伤之门这个事情有所了解。本次的故事主要是补全了葬礼过程和主要人物,这次葬礼带来了两个影响。

  首先是布维尔家族自身的事情,娑娜和卡欣娜两姐妹渐行渐远了,她和乐斯塔拉相依为命。随着搜魔人兵团的壮大,娑娜一度想要离开德玛西亚重新回到艾欧尼亚,乐斯塔拉知道这件事情后,和她一起回到了艾欧尼亚。但娑娜离开故乡已经太久了,并不习惯艾欧尼亚的生活,所以她又回到了德玛西亚。但自从布雷特死亡后,已经过去了六七年,从娑娜最新的短篇故事《最后的演出》来看,她显然还没有成为家族的继承人,而且险些被搜魔人抓住了。娑娜如何继承这个家族和隐藏自己的身份,将是她人物的后续发展方向,尤其她是一个哑巴。

  

  另一个故事线则是嘉文三世,嘉文三世在葬礼后决定大力打击法师,他纵容了搜魔人兵团的行为,才导致了德玛西亚与法师的对抗日益激烈。值得讽刺的是,几年后的996年时,塞拉斯出狱集结法师引发动乱,最终导致了嘉文三世的死亡。嘉文四世将父亲的死亡,归结于法师的叛乱,这使得禁魔成为了德玛西亚的核心主题。但实际上,嘉文三世的死因十分存疑,从《拉克丝》漫画的内容来看,他是死于内部人之手,Sara一度猜测是埃尔德雷德或者缇亚娜动手,尤其是前者。

  原因很简单,在赵信的短篇故事《后事》中,讲述了一个惊人的信息。在塞拉斯叛逃引发法师动乱后,嘉文三世委托赵信送出一封密信,这封密信要求搜魔人兵团收手。作为国王贴身侍卫的赵信因此离开了皇宫,但还没有等他将密信交给埃尔德雷德,嘉文三世就被害了。而在嘉文四世上位后,他决定烧毁密信,没有延续父亲的思路,而是进一步支持搜魔人兵团,将法师视为杀父仇人。

  

  这篇故事也有一些遗憾的地方,作者只是适当填坑没有深入挖坑。嘉文三世在晚年为何改变了自己的禁魔思路,这篇故事并没有给出答案。而哀伤之门战争结束后,为什么嘉文三世将法师当成王国的敌人,这篇故事同样没有回应。Sara只能猜测是,哀伤之门无畏先锋之所以惨败,是输给了诺克萨斯兵团的魔法力量,再加上埃尔德雷德的谗言,让嘉文三世在怒火中烧的情况下作出错误抉择。

  但无畏先锋这么强大的力量,居然连自家的元帅都保护不了,这也是有些匪夷所思,不排除有内奸的情况。老实说,在这次哀伤之门战争中真正得利的,是缇亚娜和埃尔德雷德,前者从剑尉长晋升为元帅,后者的搜魔团势力不断扩大。两人在后续几年都坐稳了位置,直到嘉文四世上任后也是如此,这个政治联姻巩固了冕卫家族的地位。而过了几年后,缇亚娜的侄子盖伦成为了剑尉长。

  卡牌里的IF线故事

  除此之外,这次哀伤之门的战争其实是存在一个IF线。英雄联盟策略卡牌LoR在最近一年发布了很多新卡,每次加入新英雄时都有配套的卡牌,嘉文四世今年发布时也有相关新卡,包括了嘉文三世和巴雷特。嘉文四世的卡牌就是以哀伤之门作为主题,讲述的是另一个版本故事,和这次英雄联盟宇宙正史存在出入。

  

  嘉文四世成为将军后,带领军队在边境多次击败了诺克萨斯的军队。斯维因派出了新组建的崔法利军团前往哀伤之门,成功占领了此地。嘉文四世试图收服,被诺克萨斯的战团包围了。接到儿子受困的消息,嘉文三世派出了好友巴雷特前往救援,巴雷特在战争中不幸身亡。嘉文四世受伤后被逃亡的希瓦娜救下,希瓦娜将他带到了附近的城堡,在那里,嘉文四世与希瓦娜共同对抗希瓦娜的母亲。两人杀死希瓦娜母亲后,希瓦娜则跟随嘉文四世回到首都。

  

  在LoR的故事剧情里,巴雷特被塑造成一个英勇的战士,带着侍从前往救援,与嘉文四世一起抵抗诺克萨斯战团,然后不幸身亡了。而《脆弱的遗赠》里的巴雷特并非是战士而是牧师,他也不是为了拯救嘉文四世才牺牲的。毕竟LoR创作团队是一个独立团队,他们虽然增加了很多新人物和新剧情,但从叙事团队总监LaurieGoulding的推特回复来看,LoR里的很多事情都是“IF线”,算是平行宇宙的事情,并非是英雄联盟正史。

  

  英雄联盟正史内容始终是只有英雄联盟宇宙,衍生游戏和英雄台词甚至赛季CG动画,往往只是彩蛋内容,“可能会发生”、“未来会发生”,甚至被当成是平行宇宙的事情。当彩蛋内容在与正史冲突时,自然是以英雄联盟宇宙作为论据,英雄联盟宇宙方便整理和修改。毕竟英雄联盟是一个不断更新的游戏,偶尔会有一些吃书的情况十分正常。不过,这次《脆弱的遗赠》则是带来了一个新的吃书问题。

  时间线的冲突问题

  去年年底的时候,拳头游戏推出第一部英雄联盟的中篇小说《第一盾阵》,这本小说在海外是需要付费的,国服则是掌盟免费阅读。《第一盾阵》以盖伦、奎因和LoR原创角色希思莉亚作为叙事主角,故事是发生在塞拉斯法师叛乱的几个月后,缇亚娜命令盖伦去邻国调查驻国大使的事情,最终他们发现是乐芙兰在其中捣乱。

  

  《第一盾阵》里明确提到了一点,缇亚娜是在12年前晋升为元帅。如果以Sara推出的990年作为《脆弱的遗赠》的时间线,那么,《第一盾阵》发生的事情应该是在1002年了。遗憾的是,英雄联盟宇宙还没有发展到那个时候。

  

  在前年《劫》漫画的内页里,则是有一段文字提到了,诺克萨斯帝国是在12年前入侵艾欧尼亚。理论上,劫和慎、阿卡丽重逢应该是在996年。目前英雄联盟宇宙发生的大部分事情,都是在996和997年发生的,包括今年的光明哨兵事件。

  

  而英雄联盟至今唯一的百科全书《符文之地的故事》里,有一份非常简短的时间线(Sara之前做的时间线视频是基于这个时间线扩充的),这个时间线里明确提到了,达克威尔是在984年入侵艾欧尼亚,所以12年后就是996年。

  目前英雄联盟宇宙处于动态发展阶段,各个地区最新的剧情应该都是在996或者997年,包括塞拉斯越狱、亚索与永恩重逢、佛耶戈扩散黑雾这三个主要事件。那第一盾阵事件是在塞拉斯事件的不久后发生,大几率是在997年。那么,缇亚娜晋升为元帅的时间应该是7年而非12年了。997年的12年前是985年,那个时候诺克萨斯正忙着入侵艾欧尼亚,不可能有兵力调动到哀伤之门作战,而且当时的斯维因还没有成为诺克萨斯统领。

  

  娑娜的人物传记里明确提到,巴雷特是在几年后的哀伤之门中殉国的,那娑娜是在984年左右离开艾欧尼亚,这个“几年后”就很符合时间线。娑娜的人物传记也提到她回到艾欧尼亚时,战争已经结束了,全境都在进行复兴。斯维因是在989年发起政变,然后一年内宣布结束对艾欧尼亚的战争,哀伤之门战争是990年的机率非常大。

  目前叙事团队还没有对于这个时间悖论作出解释,要么是《第一盾阵》的文字描述出了错误,甚至不属于英雄联盟宇宙正史内容。要么就是英雄联盟宇宙近年的大事件并不同步,德玛西亚地区的时间线已经来到了1002年。

  结语

  总体来说,《脆弱的遗赠》算得是今年英雄联盟宇宙最棒的短篇故事了,尤其是乐斯塔拉和巴雷特之间的温馨爱情故事。毕竟前半年叙事团队的精力都放在了光明哨兵事件中,没有产出什么其他英雄的作品。这次的故事虽然是以一个近乎NPC的角色作为POV,但也很好地展现了德玛西亚过去的一些事情,并且将人物都串联起来了。禁魔依然是德玛西亚的主要话题,嘉文三世到了晚年才意识到这点,但他还没有来得及改变自己犯下的错误就死去,如今儿子嘉文四世延续了他的作风,希望后续希瓦娜的相关情节,可以改变嘉文四世的做法吧。

  

热点围观
拍砖台
热点专题
影像志
auto-15046 block not exists.
数码酷玩